绝望的咸鱼

一条永远翻不了身的咸鱼

【周叶】Alpha的后颈下藏了什么(ABO)

给太太打caII!❤

甜糖山:

 *迟到的白色情人节贺文,我尽力了!是半个点文,自行收取嘿嘿~


*可以看作《高温预警》之前的故事




他注意周泽楷已经很久了。




实在免不了要注意他,不仅是因为周泽楷那副为人称道的俊美皮囊,也不仅是因为他那强悍出挑的实力,更是因为这位队长似乎年纪轻轻颈椎就出了问题,三不五时地会摸摸后脖子。




叶修的目光就不由自主地从对方俊秀英挺的眉眼上,悄悄飘到那在肩颈间出没的一截白皙手腕上去了。




是睡觉姿势不老实所以落枕了么?是熬夜训练强度太高所以酸痛么?是坐姿不对所以扭着了么?




无数个猜想在思绪电转的大脑中一晃而过,可关于周泽楷脖子疼的原因,叶修还是不知道答案。




那么为什么想要知道原因呢?




对于这个问题,他倒是早就清楚了自己内心的答案——注意一个人、好奇一个人,以至于在乎一个人,牵挂一个人,归根结底,不过是因为喜欢上了那个人。


 




>>> 




“我说小周啊,你后脖子是不是疼?”终于,他在一次常规赛结束后拦下了周泽楷,旋即不由分说地抓着对方的手腕,把人拖进了洗手间。




散场有一会了,选手专用的卫生间里空无一人,白炽灯明晃晃地亮着,映亮了周泽楷微微泛红的脸颊。




顿了顿,叶修又不自在地挪开视线,假意关心地拨开对方覆在后颈上的、稍长的黑发。




“让我帮你上点药,”他撒谎也理直气壮,明明口袋里只有一瓶驱蚊水,“还挺管用。”




 


周泽楷始终一言不发,不是因为笨嘴拙舌,也不是因为无话可说,而是因为从被omega握住手腕的那一刻起,他的全部注意力就集中在了后颈处开始发热的腺体上。




他比赛前才吃过抑制剂,但眼下属于omega的抹茶气息不加掩饰、不设防备地堆在他的鼻尖。饶是一贯心如止水的轮回队长,也难免陡生一缕焦躁的情绪。




些微的火苗升腾,继而在后颈腺体被触碰的那一刻,引爆了苦苦压抑的本能。




只是眨眼功夫,叶修就被他拧住了手腕,重重推进了对面的隔间。




周泽楷犹自强撑着岌岌可危的理智,冲叶修比了个赶紧出去的手势。紧接着他便软倒在盥洗台上,易感期的alpha得不到满足,几乎变得比omega还要无力。




出类拔萃的五感在感受疼痛和虚弱上同样有着令人窝火的敏感,譬如他喘得太厉害,两耳便能清晰听到心肺鼓动的轰鸣声。像是艰难运行的破烂风箱,刺耳得紧。视野一片模糊,大脑一团乱麻,身体不堪重负,周泽楷勉强维持着最后一丝理智,从口袋里摸出手机。




他试图给他的副队长电话求援,但汗湿透了掌心,手机滑溜溜地一路往下坠。他赶快收紧手指,想要捉住它。




他抓了个空。




但意料之内的落地声并未响起,取而代之的是室内骤然浓郁起来的抹茶芳香。周泽楷吃力撑开沉重眼皮,只见一个熟悉的人影杵在自己面前,手上正握着什么东西。




他迟钝地反应了一阵子,猛地意识到那是叶修,和自己的手机。




 


其实这漫长的煎熬,也只不过是叶修被他猛然推开后愣住的短短几秒罢了——一旦反应过来眼下在发生着什么,omega就已经本能地冲了上来。




当然,抚慰一个正经历着易感期的未结合alpha,绝不是omega与生俱来的本能。




然而竭力将世上一切欢愉、甜美与幸福都献给心上人的想法,是任何一个困于情网者都会无师自通的本能。




叶修也不例外。




周泽楷紧蹙的眉头,额上滚落的大滴汗珠,咬得发白的嘴唇,耷拉的嘴角,不自觉颤抖着的身体,以及连手机都握不住的脱力表现……结合在一起所构建的脆弱姿态,放在他眼里,就是一句无声的邀请,一个迷人的陷阱,足以让他奋不顾身地靠近、再靠近。




近到他能轻易接住滑落的手机,再展开双臂,把alpha用力圈入自己怀中。




并给予他一个为所欲为的默许。


 






先上车后补票。






>>> 




被标记的omega和标记了人的alpha一同餍足地出了门,当然,叶修只是精神上的餍足,至于肉体早就被干得没有半点力气,腿根本支撑不住直立行走。周泽楷倒是跟吸了精气的妖精似的神采飞扬——这夸张的比喻自然是叶修亲口说的,要不是周泽楷长了这么一张祸国殃民的脸,自己怎么会被勾引得这么彻底,竟然情不自禁在洗手间就做了起来。




见叶修走不动路,周泽楷索性俯身一把将他横抱在怀里。




“等等!”叶修忽然想起什么似地,忙将手挪到他的肩上,担忧之情溢于言表,“有没有压到脖子,还疼吗?”




周泽楷有些莫名其妙地瞥了他一眼,直言道:“没疼过。”




叶修没料到是这么个说法,一时有些羞窘,强辩道:“不疼你怎么总摸后脖子?该不是故意宽我心吧。”




周泽楷抿了抿嘴唇,眼神晃悠悠地不知飘到哪儿去了。




过了好一会,他的嗓音突然变得又低、又柔,沁在夜风里,像是风横穿树冠时的声音:“因为……你总看我呀。”




被你那样热烈地、温柔地凝视着,才会紧张得忍不住去摸脖子呀。


 


 


FIN.



评论 ( 2 )
热度 ( 979 )

© 绝望的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