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望的咸鱼

一条被考试折磨到死的咸鱼

平淡生活

@即将在爆肝中哏屁 的梗,但是好像 @对方已隐藏姓名 这位太太已经写了?
新人发文,没有校对,有错别字谢谢大家改正。
文平淡无味,如果你喜欢,那就是对我最大的鼓励,谢谢。
有想看很久的赵云澜做饭梗。

平淡生活

自从朱豪被抓获后,赵云澜敏锐的发现自己身边的人好像都有点不对劲,有种壳子还是那个壳子,但里面的芯却换了一根似的的感觉。

一开始是郭长城,这个一向来胆小却又天真善良的孩子突然脾气变得暴躁了,以前跟人说话都唯唯诺诺的,现在却大吼大叫起来,让人发怵。

再来是祝红,一个胆大心细,做事风格干净利落的女孩一夜之间不一样了。不仅说话吞吞吐吐,还特别的矫情。这让赵云澜有点头疼和些许的不适应。

第三个是楚恕之,堂堂尸王一向来做事利索,说话点题,但是……

谁能告诉他,眼前这个扭扭捏捏,一脸娇羞的人是谁!!!!

今天的赵云澜也是一如既往地头疼呢!

赵云澜告诉自己平息心中的怒火,因为他的另一半还在龙城大学等着他去接呢。想到这一点的赵云澜笑了,立刻发动了他那辆红色的吉普驶向龙城大学。

现在正是放学打工的时段,龙城大学人很多,但这并不妨碍赵云澜在人群当中一眼找出了一身白衣的沈巍,沈教授。他缓缓走来,拉开车门,然后坐下,每一个动作都十分养眼。

“宝贝儿,咱回家吧?”接到了自家美人的赵处长表示心满意足,所以也就暂时忽略了身旁人的异样。

当然也只是暂时而已。(要真让他注意不到我还怎么写。)

“嗯。云澜,”沈巍在一旁乖乖做好,突然发了话,“我……饿了。”     “嗯?那咱赶紧回家,然后烧饭怎么样?”赵云澜一边开着车,一边叼着根糖,还一边回话。

“嗯。”沈巍的回答还是这一句,但赵云澜却察觉出了点什么来,他趁红灯时转头看了沈巍一眼,对他说:“媳妇儿,你……是不是有点不一样了?”沈巍并没有回他,而是像一只猫一样把自己蜷缩了起来,头一歪,睡着了。

十几分钟的路程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但足够赵云澜做一次头脑风暴了。他在车位上停好车,转身拍了拍沈巍的肩膀。沈巍发出一声叮咛,像是没有睡饱的人在被叫起来时发出的,然后他说:“云澜,抱……”   这一声很细微,却足以让赵云澜听见,他窃笑了一声,半哄半抱地把沈巍背上了楼。

绕是赵云澜这样长期锻炼的人,在背了一个跟他差不多体重的人上楼后也是累的气喘吁吁,尤其那个人还是他的心上人。这种看得见却摸不着的感觉真是太憋屈了——来自赵云澜的亲身体验。

“媳妇,今晚吃什么呀?”赵云澜问。坐在沙发上的沈巍抬头看了他一眼,发了话:“云澜,我想吃你做的饭。”

赵云澜一愣,他们家的饭菜一向是由沈巍负责的,每天的菜都不一样,但每一盘都让人食欲大开。而今天沈巍却说让自己做饭给他吃,天知道这么一个连自己都照顾不好,还常常犯胃病的人做的饭菜能不能吃!

但自家的媳妇是要放在心尖上宠的,媳妇发了话,那么丈夫就必须做到,这是赵云澜一向的宗旨。

于是他只好从冰箱里挑了些菜,再按照网页上的教程去一步步实践。先是洗菜,这对于平时在一旁打下手,帮忙洗洗菜的赵云澜来说自然是没有难度的,真正让他犯愁的是接下来的一系列过程。第二步是倒油,放入菜。菜一入锅,油便溅了出来,烫在手上。赵云澜被烫的一抖,后退了一步,才颤颤巍巍的把手伸向锅铲,用它去翻炒菜。第三步是放调料,赵云澜看着网页上的四分之一勺糖和两勺盐默默地从口袋里抽了根糖,陷入了沉思………

不管我是怎么做的,但是看起来好像还不错?赵云澜想到。他在客厅叫了声沈巍,但四下一片寂静,没有人回答。赵云澜心里有点慌,急急忙忙跑到卧室里去找他,结果发现沈巍正趴在床上睡觉。

他哭笑不得,推了推沈巍,说道:“媳妇,起来吃饭了。”沈巍转了身,双臂环上赵云澜的脖子,腿盘上赵云澜的腰,呈一只树濑抱树的样子。赵云澜拍了拍沈巍的屁股,把人从卧室抱到了客厅。

一顿饭后,他俩谁也没有动,一致决定把碗留到明天再洗。沈巍瘫在沙发上,像一只餍足的猫一样把头搁在赵云澜的肩膀上蹭了蹭,嘴里发出些许模糊不清的话。这一刻的气氛是如此的美好,虽然没有纸醉金迷的生活,没有豪华奢侈的住处,但这温馨的生活正是他们这群见多了大场面的人所渴望的。

第二天早上,赵云澜被大庆的电话吵醒,说是所有人都恢复了原状,他低下头吻了吻沈巍的发旋。嘴角勾起一个笑,说到:“虽然爱撒娇的你也很可爱,但是原来的你让我更加喜欢。”他起身去洗漱,所以自然也就错过了沈巍耳朵上的一抹红。

————END————

评论 ( 7 )
热度 ( 129 )

© 绝望的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